關於部落格
※2017年元月已移至新站經營:松明
http://happy39406.blog.fc2.com/
目前此站為半廢置狀態

就是頹廢+無能啊~~
戰BA松永病無限延期中
  • 5439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專注欲望的那一刻讓人無怨無悔

 先是足利義輝的故事:
1.足利大大你我皆知地為了引出人們的熱情而將天下帶入亂世
2.與松永的對話中則被指出爭奪天下並非熱產生的唯一原因
3.與上杉謙信的對話中知道上杉早有已能讓他產生情熱的對手(足利並表示羨慕之)
4.巡視天下時(看到島左近等在賭骰子)發現人民早在召開亂世前就有其所不知的熱情

○路線1(劇情)

5.從觀看上杉謙信跟武田信玄的戰鬥而有所領悟
6.亂入德川跟豐臣的紛爭、將德川跟石田納入麾下
7.指出「歷史之芯」所向、亂入蒼紅與魔王對決、收服蒼紅消滅魔王

(魔王來打醬油有夠可憐)

足利表示歷史之芯由二元對立、人人之間的火花迸裂紡織而成...
希望後代不要步上自己的後塵──「獨自一人」──如此的足利在雨中離去...

(五月雨  如露又似淚  不如歸  吾名將扶搖  直至雲端)
KB有夠虐心有沒有!!!
將新的歷史給了二元互動的世界,足利的退隱也暗喻著一人為王的時代結束...但這樣的足利至始至終都是一個人...這個結局不得不說是非常悲傷的...(最後下雨根本是浮雲之帝在哭泣啊)
對我而言真的是超虐的啊(捶地)不要啊啊啊(淚)~~~

○路線2(創世)

眾人因畏懼而不敢說真話、自己也無法理解人民的心,那不如遵循自己的本心與為王的義務、讓此世燃燒
最後依然處於頂峰的足利再次將天下撥亂、使一切再成亂數

可以注意到在劇情分支以前,劇情就有在鋪陳暗示結局──與松永的對話首先點出熱之所在、與上杉對話帶出了二元對峙、賭骰子則代表不定的亂數。而創世模式結局眾人所處的二條御所,也正是依足利賭注樂趣所建的地方,眾人所在之處其實也正是賭博用的朱黑輪盤,配合骰子的意象,一切就呼之欲出了

因此足利大大這次的劇情可以總結為兩個路線──二元亂數(也可看作某種層面而言的秩序渾沌吧)(而亂數其實根本跟一開始沒啥兩樣,算是從頭來過的感覺)

接下來來看看另一個路線──千利休路線──千利休這個角色個人覺得設計得相當帶感,很值得說,也覺得他的路線是最能帶出足利大大深度的路線...
千利休的故事是這樣的:
1.千利休被豐臣軍追殺(從中帶入雙重人格(侘助/寂助)與共感症的設定)
2.被追殺的原因乃豐臣秀吉與利休在茶會上的衝突(秀吉不願透露經過只言利休乃禍害)
3.侘助與寂助兩人格為豐臣賜死之事爭吵、為自己天生的共感症(能夠感受到他人心思)苦惱
4.遇到脫離豐臣的家康、知曉其揭兵之意

○路線1(劇情)

5.感受到家康痛苦的利休想幫助家康且不願再逃匿而欲與豐臣秀吉一會
在戰場上與松永久秀相遇(實已相識),利休並將攻擊自己的豐臣秀吉殺死(實際出手者為寂助,侘助因秀吉稱之禍害──秀吉因利休之共感會暴露人心之軟弱而有此認知──受到傷害,因而寂助出手)

松永表示需要利休的力量而攻擊之、收之為徒(擄人)
6.松永派利休去攻擊上杉謙信以磨練之、促使利休兩個人格合而為一

不足之美至此亦告完成
7.松永帶利休去謁見帝王,利休以其共感、反映情感的能力與帝王產生共鳴

在這期間松永似乎也看到(or聽到or感受到)他想要的東西...

「這就是『心』(情感)...
是可能成為人的根源之寶
連不知名的一人之仔也喜愛的歌嗎...」

中間以帝王和利休交互說話的方式呈現出帝王之心(利休的台詞中雜著足利的意識與自己的意識)

義輝:「想要盡情地在市井間繞巡、學習、時而遊玩!
想到那最初就無法實現,就有些不耐…!」
 
利休:「“──那全都是、繼承足利之血的緣故!”
…如此嗎!啊啊,您是高潔的!到令人作嘔的程度!」
 
義輝:「為什麼!為什麼人民如此冷冽?」
 
利休:「“──予明明是如此想要熱!”
…啊啊,什麼嘛!不是您嗎!變冷的那方!」
 
利休:「您是寂寞的人!簡直就像那人、就像我…!
但同時沸騰著…溫柔的、冰冷的…!」

而最終因帝王的情感實在太過強大,導致利休崩潰

在松永的要求下(同時帝王也認為其應得),將壞掉的利休一分為二
(至於怎麼分的就是個謎了,到這邊已經是「神之領域」了)

無法觸碰的兩人終於能碰到對方
或許這次不會再寂寞了吧...

就是這樣一個悲傷、美麗又詭異的故事...
(喂喂...自己爽,完全沒講到細部設定)
嗯...基本流程是這樣,至於千利休的人格設定呢(明明最重要卻現在才說),雖然侘助/寂助兩個看似是相反的人格(和平/好戰、有情/無情),然而實際上是一體的(這其實富有其哲理,在之後談到的創世路線也會說到),但卻又如此矛盾,以至於一個人格無法支撐,寂助這個人格其實是為了支撐侘助所產生的,同時也是一種自我防衛機制(加上有共感症的侘助是非常脆弱的),寂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侘助,當侘助遇到危險時他會毫不留情地剷除一切(松永:「卿乍看之下無情,實際上是為了另一個人而燃燒的不是嗎...」);可是這麼做又會造成侘助的痛苦,以至於寂助會因此感到寂寞(松永總是稱寂助為「寂寞的東西」,寂助也並不否認;千利休與足利義輝的特有對話中,足利曾表示對寂助有「另一個自己」感到羨慕,但寂助卻回應他:「是嗎?那為什麼我會那麼寂寞!」)

既然討論到利休的人格設定,那也可以順便突入創世劇情了
 
○路線2(創世)

侘助漸漸地習慣了殺戮與死亡(並能夠從中看到美),同時寂助的人格也開始變得希薄(因為已經不需要他了)
雖然侘助依依不捨,寂助依然消失了,或者應該說與侘助成為一體了(至此平和與殘忍兼具的個體也完整了)
生與死是一樣的
有情與無情也是一樣的
同樣都是令人愛憐的事物
沒錯,侘美與寂美也是一樣的

所以,不會說再見的,寂助
與我同在的另一個我
成了一體的利休依然沒有忘記侘助並點了他的茶...

而利休的背影是不是跟足利劇情結局的背影有點像呢?當中有著一份孤獨與寂寞...
這份孤獨可以有不同層的解讀──利休已經一個人也能活下去,失去第二人格的利休已經確確實實地成了「一個人」(完整的人/孤獨的人),而其實這份同一也融合了寂助的人格,也正融入了寂助的寂寞...同時也指出一個事實──人身為一個獨立個體其實就是孤獨的
而利休最後說的話在觀念上跟松永有相當近似的地方(其實這幾個角色都有其相似性),就算這個路線並沒有出現松永,但卻可以看到類似的形象,因此在劇情路線安排利休為松永的「徒弟」也是可以理解的。(而在劇情路線,相似的這幾個角色的相遇與共鳴更是把各種黑暗都拉出來了啊W(另外將利休說的「生與死是一樣的,有情與無情也是一樣的」對照了一下足利跟松永的關係,不禁就「咦...!?」了))

以上,這次千利休的兩條路線大致可以總結為分裂合一兩個方向。
以下,莫名心得

這次4皇OP以2D動畫呈現
而且足利義輝的部分太太惡搞鋼彈夏亞的梗了(紅色彗星什麼的,而足利本身在紅色狀態會成現「三倍速」的情況基本上就在惡搞夏亞了),果然池田秀一桑神之威能啊XDDD

帝王大大神帥
雖然千利休跟松永在OP裡像是來打醬油,但觀察下來除了人氣主打群外,這樣的待遇比起其他某些角色而言可說是相當不錯了~而且你們劇情那麼棒,我也心滿意足了~
覺得松永跟利休的師徒關係也有一種微妙的萌感啊~雖然是在打完豐臣後松永才說:「從今起我是你們的老師」不過在這之前他們的確已經相識了,是怎樣的相識法又是怎樣的關係呢,官方不說的話總覺有很大的妄想空間呢XD
而且寂助跟松永的相處相當可愛啊Vv雖然嘴巴很壞卻相當聽話,對於師父說中的事就會「切!」一聲地沒辦法反駁...雖然應對很粗魯,有時也會反對師父,但感覺他一點也不討厭松永呢(不像其他角色對松永有實質的厭惡與警戒),而合而為一的人格對松永也是百依百順,我都想問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問你自己吧)
我對於兩代不足之美對松永那麼言聽計從是挺驚奇的,除了可能被奇怪的契約或魔法綁著,也只能說他們都很不一般(一般人早就受不了松永大人的鬼畜了),但我猜也是因為他們之間有相似性跟相引性吧(都是有缺陷的東西)(順帶一提利休對風魔的台詞是:「你...非常地希薄...感受不到心...?」)
說也很奇妙的,雖然千利休有共感的能力,卻從來沒看過松永對他有影響,或許是因為松永沒有「心」吧?有可能因為如此,利休在松永身邊會覺得特別寧靜也說不定──不僅不會影響這個被詛咒的體質,同時又是認可自己的能力與存在之人,或許對利休而言是一種救贖也說不定(有沒有各種同人劇情出來了XDDD)
而當利休壞掉時,松永雖然說壞掉的東西丟掉也無妨,卻又向帝王請求授予奇蹟,雖然說「...也並非是慈悲,只是有想試之事」卻做了實質上對總是獨尊的自己毫無益處的事...這不是傲嬌嗎(歪頭)(雖然說把人家玩壞的的確是你們這群鬼畜應該要賠償沒錯)

(這算是請求的眼神嗎...XD)
另一方面利休因為無法承受帝王的情感而崩潰,崩潰之時已經合而為一的利休還是想找到自己的另一個人格來支撐自己,可是相對而言,帝王卻一直是一個人背負著如此巨大的情感孤獨活著,從這樣的對比,帝王大大這個角色的沉重感也就被描繪出來了...
而利休能夠與松永親近、能夠那麼良好地與足利共感、最後松永請求奇蹟、足利也願意給予...
可能是因為彼此都有著那份「寂寞」吧...

最後,松永跟足利開啟宇宙空間(?)因為跟我以前腦中亂妄想的同人劇情有異曲同工之處相所以相當開心>////<
並且至此我真的不禁合理懷疑你們不是亞當跟夏娃嗎你們真的不是同體嗎?其實是分身或光與影...
而給利休創造出身體,某種意義上──
不就是你們兩個一起生孩子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