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2017年元月已移至新站經營:松明
http://happy39406.blog.fc2.com/
目前此站為半廢置狀態

就是頹廢+無能啊~~
戰BA松永病無限延期中
  • 5439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激發欲望的邪惡東西

 Sebstian Castellanos
Sebastian Castellanos是克里姆森市(Krimson City)警察局的正規警探。他的生涯處於正軌直到他的妻子──也是同事警員──被殺害。感到無力之下,Sebastian開始喝酒,喪失工作熱情,也失去他的沉著與判斷力,並且墜入絕望之中。他的搭檔Joseph認為Sebastian在公務上被革職或被殺只是早晚的事,因此向內務部舉報。這使得Sebastian的工作暫時中斷,卻也終於將他從自我之中拯救出來。
Sebastian回到工作後依然沒有離開酒瓶,也還沒有完全跟Joseph和好。他仍然覺得對他妻子的死有責任,並無視任何提供的幫助。
在一次陷入到夢魘之中時,Sebastian了解到許多事物從他這裡被拿走、打碎、遺失、忘記或浪費掉。最先從他身上被拿走的是他最喜歡的軍用外套,那是過去妻子送他的。Sebastian感覺到有什麼深深的錯誤。他的外套不見了,Sebastian不確定為什麼、又是如何、或者為誰遺失的,但總覺得這份失去是有意涵的。
「我什麼時候忘記了何謂真實?」(When did I lose sight of what's real?)
(紅色方塊中的註解寫著:Sebastian的最終設計。他有著模型師偏好的粗獷臉龐)

Julie Kidman

近期被調到Sebastian管區的探員。在一次她跟隨Sebastian的第一份任務中,他們被派去燈塔精神病院(Beacon Mental Hospital),卻只能被某種惡意所攫。
Kidman神秘地失去了她過去的記憶,並且不記得她的童年。她沒有雙親的回憶,也沒有她在何處出生、長大或如何到此處的記憶。他不認為知道這些資訊對她的生命有什麼益處,所以她從不在意。她認為最重要的是專注在她必須做的事以及她失敗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Joseph Oda
Sebastian多年來的固定搭檔。他們有著相反的個性,但這份對比卻對他們有益,雖然偶爾Joseph要幫忙看住Sebastian別惹事。他對別人寬厚但對自己嚴苛,一但他堅持某件事就不會放棄。當Sebastian似乎面臨失職的危險時,Joseph企圖挽回這個命運,他認為無可選擇的只能離開Sebastian,並向內務部舉報他。
Joseph與一位女性結婚。他溺愛她,但他妻子是家中的老大。
前段說到他跟Kidman一樣一開始設定成犯人,後來都改為警探。設計者覺得遊戲中有亞洲人會是挺有趣的嘗試。而織田(Oda)的姓設計來源還真的是織田信長(汗)
第二段寫到:
Joseph Oda來自多倫多,是第二代日裔加拿大人。他的家庭是忍者後裔。他的眼鏡是得自於他祖父的紀念品。他的眼鏡有一些特別的故事。他早餐吃奶油吐司加海苔(?)(原文為”nori”)。他只會講一些日文。
(Joseph的各種設定大神秘orz,而貌似製作組還想弄一部Joseph的忍者潛行遊戲DLC?對忍者到底有什麼情結啊WWW)

這本設定集蠻大本的,連DLC的怪物設定在裡面也有...有興趣的再自己收藏一本吧~
貼個人物圖

看了這本設定,我才知道原來主角的外套消失也是有其意涵的...
介紹文字也特別有深意...「我什麼時候忘記了何謂真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