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2017年元月已移至新站經營:松明
http://happy39406.blog.fc2.com/
目前此站為半廢置狀態

就是頹廢+無能啊~~
戰BA松永病無限延期中
  • 5548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對工作大小處都不馬虎那才是專業,對事物擁有不隨便的熱情那才是御宅!!

台詞中日文原文常常是不加主語的,而我在翻譯時,覺得意思不影響時,不會去多加主語或稱呼(有時甚至是想保持其模糊性),但中文代理往往為了語意清晰而添加之(這似乎是各翻譯的常態),個人是覺得加了主語顯得有些多餘而不優雅了...
這邊先放一些翻譯起來差不多的,可以感受一下不同翻譯大致的語感差異

私の目的か…それを訊ねて何の意味がある?
個人翻譯:我的目的嗎…問那個有什麼意義?
代理翻譯:我的目的嗎...你問這個有什麼意義嗎?

白状すると、卿にはまるで興味が無いのだ
個人翻譯:坦白說,對卿完全沒有興趣
代理翻譯:我老實說好了,我對卿一點興趣都沒有

 
而像是這一句──
心震わせる戦…それに出逢った事は有るかね?

個人翻譯:使心振動的戰鬥…有遇到那樣的事嗎?
代理翻譯:你有遇過讓心頭為之一震的戰役嗎?
我個人覺得比較像是松永的自言自語...代理翻譯則加了「你」,變成了針對對象提出的問題...

這還好,倒是有因為硬要加主語等而造成重大錯誤的例子:

不足を怖れる事などないよ、無欠などただ一人のみだ
個人翻譯:沒有害怕不足之類的事喔,無缺什麼的就只有一人
代理翻譯:我從不因為不足感到畏懼,因為只有我是完美無瑕的
松永是絕對不會說出「只有我是完美無瑕的」這種話的!!有摸過故事的都知道,松永所謂的無缺之人只有一個──就是足利!!這是硬要加上主語產生的重大錯誤!!

而且代理的翻譯不知為何還做了一些很畫蛇添足的事
為什麼:「必定(ひつじょう)、必定」要翻譯成「我一定會讓你成佛,一定會」這什麼鬼啊啊啊啊!!!!「必定、必定」就好啦,這樣才是松永的風格吧!!

其他個人認為很需要爭議的句子──

光る君の御心(おんこころ)持ちもよく解ろうものだ…
個人翻譯:光之君的心情已充分瞭解了…(*「光る君」乃《源氏物語》主人公光源氏於物語中的綽號,因其完美無瑕、光明美好故稱之。「御心」(おんこころ)之詞往往用於神佛、或者地位高貴的人;心持ち(こころもち)為心情、心境之意。推測「光之君」所指為足利義輝)
代理翻譯:終於理解你為何擁有光明的內心了...
代理翻譯的斷句是這樣斷的:光る  君の  御心持ち  もよく解ろうものだ…
我的斷句:光る君の  御心持ち  もよく解ろうものだ…
雖然我不敢保證我的正確,但我認為代理翻譯的更不知所以然...先不論文法上斷句跟字詞的意義的錯誤與否,松永說出這句話的情況就令人匪夷所思...這一句原是歸類到與玩家交戰時的泛用台詞,松永戰鬥時的泛用台詞很多是類似於自言自語沒有針對性的言詞,如果這一句是針對玩家,實在很難想像為何松永會說出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如果是針對特定武將那還有可能(像猿飛佐助之類的),可是這是所有人通用的泛用台詞;並且松永最常用的第二人稱大家都知道是「卿」,只有在對女性跟小孩子(像森蘭丸、山中鹿之介、大友宗麟等)才會用「君」...(松永的這種代稱法類於《伊勢物語》)縱上所述,這句泛用台詞的「君」用來泛指玩家是不太可能的(一般的泛用台詞不分性別年齡皆用「卿」),以專有名詞來看的話可能性比較大。並且加上「御」這個字,怎麼想都不是給一般人隨便亂用的。

仔とは往々にして、山颪(やまおろし)を待ち望むものだ…
個人翻譯:仔乃時時盼望山颪的…
代理翻譯:井底之蛙徒勞無功,只懂得等待順山風...!
之前我在翻譯這句時,指出「仔」在「宴」時是松永的自稱,也有開玩笑地考據了一下「山颪」,而在松永的另一句台詞「高い高い…仔も泣き止もう清々しさだな」(個人翻譯:「好高好高...仔也停止哭泣清清愉快哪」代理翻譯:「好高好高...這是連小孩也會停止哭泣的爽快心情」)依其意境,其「仔」也是指松永自身,那麼「山颪」句的「仔」是否就是指松永自身?沒有台本的現在我們很難確定,但可能性很大,會這麼說除了上述原因外,這句台詞不管是松永跟風魔的部分都有出現,因此此台詞應該同時都有指涉到這兩人,這樣的話除了「仔」是指松永,「山颪」是指風魔以外很難想到其他。而若依照代理翻譯的「井底之蛙徒勞無功,只懂得等待順山風」,這句話就失去安插在這兩人之間的特殊性,單單只是對敵軍說的話,那這一句沒特色的話為什麼還要特別收錄於這兩個角色的台詞庫呢(台詞那麼多又不差這一句,幹嘛要重複排)。而代理翻譯一下將「仔」翻譯為「井底之蛙」一下又翻譯為「小孩子」令人匪夷所思...「仔」這個字也並非很常看到的用語,應該是專有指涉,而不是隨便可以轉換意思的東西...
p.s.另一句松永跟風魔兩部分都有安插的台詞是
焼かれるか、刻まれるかだ…大した違いなどないよ
個人翻譯:被火燒,或是化為碎片…沒什麼太大的不同喲
代理翻譯沒有細查,以至於同一句台詞在放兩處就有兩種字面有些微差異的翻譯:
1.不管是被火燒還是被刀砍...結果沒什麼兩樣啊
2.被燒死還是被砍死...就結果來說沒什麼不同啊
在這邊提出這一句,是因為作為同樣安插在松永跟風魔之中的台詞,其同時指涉了被松永燒或被風魔砍兩種結局,並非無意的安排。
 
荼毘(たび)には…まあ、伏さずとも構わないだろう
個人翻譯:火葬的話…嘛,即使不倒臥也沒關係吧
代理翻譯:火葬...算了,不趴下應該也無妨吧...
我只是覺得代理翻直接翻「趴下」有點奇怪...「伏さる」的確是「趴下」的意思,但它應該也有「躺臥」的意思...松永的語意應該是指:火葬的話不用像入土一樣要用躺的,管他站著坐著都可以直接燒(有活活把人燒死的意味)...代理翻譯表達的語意讓我一時在想:難道火葬有特別要用趴著姿勢的習俗嗎?我是還沒查到,有人有查到再跟我講。

済まないが少し眠くてね…手荒となるが、構わないな?
個人翻譯:雖然抱歉不過有點想睡了…變得粗魯不介意吧?
代理翻譯:很抱歉要讓你睡一會了...或許下手會有些粗暴,沒關係吧?
這一句我也不是很肯定孰對孰錯,「眠くなる」有「想睡」的意思,可以引申為無聊、倦怠,我看到的幾乎都是當主動詞,因此翻譯也作如此解。而在這邊代理將之作使役動詞解,也就是「使對方想睡」...不知道有沒有這種用法?又或者說代理將「眠く」的主語看作省略,不過這樣不就變成「真抱歉卿有點想睡了」嗎?

敢(あ)えて私に差し出すとは…
彼は咎人(とがびと)か何かかね?
個人翻譯:竟敢於探向我…他是罪人還是什麼呢?
代理翻譯:竟然會交給我處理...難道他是罪人之類的嗎?
這一句我翻的時候也是挺煩惱的,「差し出す」有「伸出」也有「交出」等意,這句的出現時機是與敵武將相遇決勝負時,就算知道這點,還是不知怎麼翻比較好...還請讀者判斷、高人指點。
而松永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他是「彈正」,是專門糾舉、導正罪人的存在(這點非常有趣,「彈正」既是導正之職,松永也說糾正與控管欺瞞是他的職責(欺瞞を糾し、また司る…それが私、弹正),並可注意松永松永的「給予」與「接收」皆是在維持平衡與中庸之道,可是同時地松永卻又處處表示自己是「惡」與「外道」。又或者這句話,其實是指示松永自身與「罪人」相近呢?)
p.s.關於平安時代「彈正」官職詳細可以看這篇:http://www.scimao.com/read/403472(這篇主要是在考據「檢非違使」,但也有論及「彈正」,因為這兩官職負責的內容有相似與重複的地方,而後檢非違使的功能就漸漸取代彈正。偏學術,較枯燥,但多有引用,能有依據,有興趣的可再去讀讀研究(汗))

弾正こちら、手のなる方へ…という訳だ、済まないね
個人翻譯:在這裡彈正,在拍手聲的方向…就是這個意思,真抱歉啊
代理翻譯:警察,在這裡,在這個方向...就是這樣,抱歉了
我看到代理翻譯時笑出來了!聽起來好像是有變態出沒,結果有人報警帶警察去查看一樣...就算「彈正」在平安時代以前的確是類似於警察之職(御使大夫、監察官等),也不好就這樣直接翻譯吧(大汗)
而之前我在翻譯時,也有特別附註這句話有暗引「鬼さんこちら、手の鳴るほうへ」(在這裡鬼先生,在拍手聲的方向)的意思,也就是說松永在這句台詞中將自己隱喻為鬼了。

熱とは限りあるものだ…だが、彼は違うと言った…
個人原翻譯:熱是有限的…但他可說是不同的…
代理翻譯:再怎麼熱血也是有限度的...可是,他卻說這並不對
這句的後段翻譯我覺得應該是代理翻譯比較對,之所以會產生差異也是因為斷句方式的不同,我當初的解讀方式是將「彼は違う」合在一起(想想其實這種解讀法,助詞用が會比較好吧?),而代理翻譯是將「彼」跟「違う」分開,「彼」作主語。這樣做感覺語意與情況也比較符合...會這樣說是因為松永有稱頌創世之時天下之熱有如無限制般產出,因此無限的熱並不一定指足利。
於是我自己的翻譯就可以改成:熱是有限的但他說不對...
這樣看的話,「他」若是指足利...就能表現出松永跟足利兩者想法上的差異。

私が良い人だったという結末などないよ
個人翻譯:沒有我是為好人這樣的結果喲
代理翻譯:我可不是那種死了會讓人懷念的傢伙喔
這句應該有各種不同的翻譯結果吧,因為自己也不是很確定要怎麼翻比較好,而代理翻譯的翻法,我覺得應該是通順可採的吧...主要是「良い人だった」我是照字面翻為「是為好人」,代理翻譯感覺比較像是意譯法,就是──有人死了,後人以「是個好人」如此追憶的情境,因此直接用「讓人懷念」來譯釋之...
 
さて、行くとしようか…
次なる不足の器よ、卿は一体どこに在る…?
個人翻譯:那麼,走吧…下個不足之器啊,卿到底在哪裡…?
代理翻譯:好,該出發了...下一個欠缺教育的卿會出現在哪兒呢...?
看到代理翻譯簡直要昏倒了...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整個就變成變態紳士了!!(就算松永是鬼畜紳士也不能這樣吧)為什麼要把「不足之器」變成「欠缺教育的卿」!!???整個大神秘!!!!「不足之器」是松永在4代常用的詞,用來跟足利義輝身為的「完全之器」來做對比...就算不知道這點也不能亂翻吧!!
下面這句也是如此
漸(ようや)く出会えた…これまで長かったよ
新たなる不足の器…そう、君の名は──
個人翻譯:終於遇見了…至此真是漫長啊
新的不足之器…沒錯,君之名為──
代理翻譯:終於讓我遇到了...走了好長一段路呀...
新的欠缺教育之人...對了,你的名字就叫──
到底為什麼要把「不足之器」翻譯成「欠缺教育之人」...不解啊lllorz
另外前面有討論到松永的使用代稱法,這邊卻很少見的用了「君」(當然你要用這點來辯駁我前面的觀點也是可以的,但我個人還是認為有泛用跟特例的差別),不知官方是否有所涵意?還是純粹用以指稱我們觀眾還無從得知性別、年齡的那個「不足之器」?

私自身が磨かれてもな…
個人翻譯:我自身也要磨練啊…
代理翻譯:我被磨練了......
升等時的台詞...不覺得松永說「我被磨練了」很不搭嗎...「ても」跟「な」的語感跑到哪裡去了

不(な)くし足る美の生(しょう)じや湧出(ようで)!
個人翻譯:不足兮美之生乎湧出!
代理翻譯:汩汩湧出的生命力,足以填補美的缺漏!
BASARA技的發動台詞,因用詞特殊,似有詩意,我也不確定怎麼翻才好,於是用文言模糊之,至於代理的翻譯,就語意而言個人認為並不正確,因為對松永而言正是因為「不足」、正因為有所缺漏才為「美」──「不足之美」即為此,以此觀之,代理的翻譯完全不知所以然。
 
至於BASARA技終了的台詞,代理版居然排漏了...因此沒有列出...
梟の身を震わせよ…
個人翻譯:震動梟之身吧
 
而戲畫BASARA技發動台詞
梟雄二羽(きょうゆうにわ)を嗜(たしな)みたまえ…!
個人翻譯:請留意梟雄二羽…!
代理翻譯:讓我瞧瞧兩匹梟雄的猛然獵姿吧...!
我個人是覺得這一句應該是對敵人說的,而代理翻譯是用「讓我瞧瞧」譯之...

風魔部分
 
懷刀(ふところがたな)…というのも、
これはこれで具合が良いものだ
個人原翻譯:懷刀…所言,就是這樣情況良好之物
代理翻譯:所謂的心腹大將...這個的狀況感覺還不錯啊
這邊我想要重新更正我的翻譯,改成:懷刀...乃因其為如此便利之物
「具合」有情況、樣子的意思,也有方便、合適之意,懷刀為懷中所藏之刀劍匕首等,短小而方便,同時懷刀也引申為心腹、親信之意。「というのも」為表示原因的連語,因此代理的後半翻譯有誤差。這一句意在表現風魔的易使好用。

風魔の技に見惚れろとは命じていないのだがね…
個人翻譯:為風魔的技巧看得入迷而忘了命令呢…
代理翻譯:他們是否被下令,要看風魔的招式看到出神啊
字面上大概是「因看風魔的技巧入迷而沒有命令」,基本上代理翻譯在翻什麼完全看不懂...
 
情の欠片も伺えないな…そう導いたのだから当然だが
個人翻譯:連感情的碎片都不能看出呢…如此導引所以當然了
代理翻譯:絲毫不留情...會有這樣的下場也是理所當然
我是好奇代理翻譯所言是針對什麼?(個人翻譯是一貫針對風魔)看起來「絲毫不留情」似乎是指風魔,而「會有這樣的下場也是理所當然」是針對敵軍?一直很搞工要加各種主語與代稱的翻譯不知為何這邊又模糊起來...

秘蔵の笙を目に出来たのだ、命くらいは諦めたまえ
個人原翻譯:秘藏之笙於目已成,請放棄微不足道的命吧
代理翻譯:都讓你們見識到秘藏的寶物了,就放棄那條小命吧
玩松永的劇情模式打前田軍時收拾掉松跟利家後一定會有這一句台詞...覺得有點類似不足之美覺醒前兆...那時把「目に出来」翻成於目已成,有用無主語跟中文的模糊性來偷吃步的打算,現在是覺得代理翻譯的用法比較正確(出現在眼睛裡的意思就是看見)...
所以我個人的翻譯可以修改成:既已見到秘藏之笙,請放棄微不足道的命吧
「笙」字是絕不能改掉的,因為樂器才能跟松永其他台詞中提到的的音色、樂調、迴響等詞作呼應。
 
それでいい…希薄とは即ち、生きながらの死だ
個人翻譯:那樣就好…所謂稀薄即是活著的死
代理翻譯:這樣也好...意志薄弱就跟行屍走肉沒兩樣
風魔瀕死時松永的台詞...嗯...代理翻譯的結果好像跟風魔扯的情況扯不上邊...四代松永的工作就是在研磨風魔,使之變得「稀薄」,其「稀薄」所指的即是其意志與情感的空無。知此而觀代理之翻譯就不知其所言為何了。

夢の如き卿が、彼らに現実を教えるか…いや無常
個人翻譯:如夢的卿,教導他們現實嗎…唉呀無常
代理翻譯:如夢似幻的卿啊...就讓他來教你何謂現實...不,無常吧
我本來很奇怪代理翻譯為什麼能把主語搞得那麼亂,再想了一下才知道又是因為斷句的關係,我的翻譯因為將「夢の如き卿が」跟「彼らに現実を教えるか」合在一起看,所以主詞一致都是「卿」,代理翻譯卻將這兩部分分開;我將「彼ら」看作一起(他們),代理翻譯偏要把「彼」分開把「ら」跟「に」合在一起當介詞...另外對「いや」有個根本性的認定差別,我認為那是語氣詞,代理翻譯把它作否定詞...
然後讓我們認真看要麼翻比較好...依我的翻譯的話,「卿」指的是風魔,如果依代理的翻譯,「卿」指的就會是敵軍,而「彼」(他)指的是風魔(否則語意根本不通),先不說如夢似幻用來形容風魔還是敵軍比較好,代理翻譯的語意根本前後矛盾──既然卿都已經如夢似幻了,為什麼還要教導之無常,整個莫名其妙!(而個人翻譯句的「無常」所指的是「以夢幻來教導現實」之事)
最後,如果是玩風魔路線,松永的結語會是「雲間所現過早之夢」,「夢」與其用來形容四處可見的敵軍,用來形容風魔不是更恰當嗎?
 
前哨(ぜんしょう)だ…
鞘鳴(さやな)り程度にでもいい、一つ響かせてみたまえ
個人翻譯:是為前哨…鞘鳴的程度也好,請稍使回響
代理翻譯:前哨戰...就算只是鼓舞士氣的程度也好,讓我見識一下你的本事
這一句兩方翻譯算是互相補充,我的翻譯是字面的意思,代理翻譯則是其隱含的意思。「鞘鳴」為刀身發出的聲音,也指戰鬥時心情之振奮。個人翻譯帶有的小試身手的意味跟代理翻譯表示的鼓舞士氣的意思是可兼具的。

その動きたるや、書に刻まれていた通りだな…
個人翻譯:說到那動作,同書中記載一樣啊…
代理翻譯:這個動作,簡直像書裡一樣標準...
我是不了為什麼代理翻譯還要加個「標準」...其意思應該是指其動作展現跟書中記載的傳說一樣──迅急、捉摸不定、非人間之物一般...都是「傳說之忍」了,哪有招式一一標準記在書裡的事,哪裡來的招式教科書啊?

化生(けしょう)だろうと何だろうと、役に立つならば構わないよ
個人翻譯:不論是妖怪還是什麼的,只要有用的話就沒關係
代理翻譯:不論是凡人還是何方神聖,只要能派上用場就好
「化生」除了佛教用語的四生之一(不從母體或卵蛋而突然直接生化出的東西),也或指佛或菩薩為救眾生而介以幻化為人的形貌。而在日本民俗中則指妖怪、怪物、精靈、幽靈等。個人以為應作妖怪等解適當,因「風魔」有「風之惡魔」、「風之魔鬼」等意指,同時也可跟「山颪」之詞相應。

空を自在に駆けたいと、希(こいねが)ったからこその卿か…成程な
個人翻譯:想自在地馳騁於空,正因希望才為之卿嗎…原來如此啊
代理翻譯:想要自在地在空中飛翔,這種罕見的願望也只有卿...才能想得到啊
這一句我也不能很確定意思...但也不認為代理翻譯是正確的...因為感覺語意怪怪的,「想要自在地在空中飛翔」──這不是很大部分人都曾想過的願望嗎?
個人是覺得這句台詞可能有──因為有所希冀,所以風魔才會產生──的意思

以上種種可知請來的翻譯只是翻譯,對這部作品根本不了解,並且有各種不審慎的地方。
對自己喜歡的角色真有愛的人恐怕要自救了...
個人認為不是只有文學啊學術什麼的翻譯要謹慎,在進行次文化、大眾文化的工作也要抱持尊重、專業的態度,不可以亂來...

寫這篇花了點時間...但也只是淺見...如果對誰能有助益的話就太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