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就是頹廢+無能啊~~
戰BA松永病無限延期中
  • 49586

    累積人氣

  • 6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所探處暗亦非暗

 <離明>
 
陰雲沉沉、雷聲轟轟,傾盆雨下,天地覆於昏暗中、溼熱的空氣如泥。
御所慌忙、燭火搖曳。侍女捧水,御醫把脈,藥師出入,朝臣竊語。
男孩臥於床,體溫高居,汗水滴流,喘息間似乎喃喃呼喚什麼,虛弱的手往上高舉…
 
 
冰冷的手附於男孩的額頭上

 
 
足利義輝睜開眼睛,眼前是昏暗靜寂的天花板。坐起身來,空蕩碩大的房間內,紙窗隱隱透來藍色月光。這裡是避暑用的別墅,暑氣在夜晚的寧靜下確已冷卻,連庭院池魚也因夜深而無響,義輝望向被紙窗遮蔽的庭院,似乎若有所思。
 
 
月將無明的逢魔之刻,松永到來。
「日安,陛下。」在侍者引到宸殿的途中,帝王已經先到走廊迎接了。
「今日傳召是什麼事呢」
「有東西想要請其之方一起來共賞呢!本來希望其之方早點來的...偶爾什麼都不做,就坐在廊道乘涼也頗為愜意...」
「真是抱歉,最近正忙著呢...不過該來的時候還是會來的」在旁人看來松永的行為可說是倨傲輕慢,不過那或許也是此人之本色,帝王對之似也習以為常。
「用過御膳了?」
「啊啊...侍者催促還是吃了,不過久秀那份已經冷了」
「...還請別顧慮我」
「玉觴的肚量倒還有吧」
「當然」
 
「那麼,請問是怎樣的東西呢?」進入殿中的松永問道,發現天色已暗,房內卻沒點任何的燈火。面對庭院敞開的窗門,讓融在庭園空氣中、日落最後一抹的色彩與光度成為室內唯一的光源。
房中放著一個似乎雕刻華麗的容器,但幽暗之故無法看清。
「就再稍等一下吧,時候快到了」
足利捧起了容器將其至於身旁,兩人並肩坐於面對庭院的廊道。
庭院與周圍的廊道也都沒有點上燈火,餘暉昏黃中仍可見到剪裁得體的松柏與夏楓,但輪廓彷彿要落入無我夢中消逝。
杯酒已擺放妥當,侍者離去。兩人之間並無言語,只是望著眼前庭院景色的變化。
事物漸失形體、趨於暗淡、互為同一。黑暗籠罩,角落蟄伏之黑影擴張蔓延。因為是無月之日,地上的白沙也無法反射光芒,萬物落入深沉的黑暗。思緒似亦要殞落...
 足利握住了松永的手。
「在這樣的季節,久秀的手還是冷的呢…」
「突然間怎麼了?」
「予只是想起以前有一次生了重病,發著高燒很難受…
 
「那時,無法看清東西,兩眼昏昏暗暗、畫面一熄一滅...痛苦,而且恐懼,好像一放開力氣,就會落入黑暗、落到意識的深底,再也不會醒來了…
 
黑暗的感覺…像是深黑的霧氣…悄悄地侵蝕一切,未知、無助、空虛…
黑暗沒有實體、沒有空間、沒有時間、就是空無…
 
在那時有一隻手撫摸予的額頭,因為手掌很大覆蓋了眼睛,似乎是比昏暗的天幕更大的黑暗...相當奇妙,雖然是在黑暗中,卻覺得很安心…」
 
手冰冰的,很舒服…黑暗中傳來一股香味…
 
這是…死亡的感覺嗎?
 
等予恢復意識後有種從很遙遠的地方歸來的感覺,像是睡了千百萬年。
或許予那時候已經死過一次了。
 
 
「是多久的事了呢…」
手掌傳來的熱度似乎微微地喚起了什麼…這樣的暑熱幽暗讓男人想起了那天的記憶...小小的身軀無法成受自身過熱的溫度…那是自己不曾有過的熱度...
 
 
一切都融入無明夜色,無法辨別任何事物,無法捉摸前方的景象,無限延伸的黑暗中無所憑依,就只有手上溫度的交流確認了存在。
 
「時候差不多了」
義輝打開了容器。
細小的點點光芒從箱中緩緩飛出,為數眾多的光點,在黑暗中如同流洩而出的星光之河。
從狹窄空間中來到天地之間的螢火往四處散去,散布燈火。微小星辰,如閃爍金粉落於池邊與庭院之樹,將池邊之苔與草葉照耀得翠綠。
空中飛舞的如同篝火之花,火光於此處閃瞬即逝,又忽於他處迴轉悠遊,熠熠燃燃、明明滅滅。
「這可真是風雅...」松永微笑讚嘆。
部分的螢火飛入室內,在看不見的牆壁間,如迷途之子地迴繞。
足利用手包覆了一隻飄飛過來的螢。光芒透過手掌一熄一滅。
「真是奇妙,明明發著光卻沒有任何熱度...猶如幽鬼一般」
「說的也是呢...宇治河上交戰的螢火們不就傳說是平氏與源氏家的靈魂嗎...殞落的靈魂紛紛落在河上,使得河流變為銀河...」
執念縈繞、無所救贖,渴求、低吟之魂,凝結成光,百年來反覆,無所止盡,如同輪迴般化為腐土,又由腐土而生。
沒有溫度、沒有聲音、不知從何而來從何而去,哀戚無比、眩目無比。
那是只存於夜晚的夢之火。
「...倏忽即逝的命之火有如虛幻夢景,卻是百年熟悉之夢…」
「...實在是相當美麗的夢」
松永為足利斟酒,酒滴落的漣漪也閃著異樣的夢幻光澤。
螢光的點點繁星中,兩人共飲。

天幕愈是黑暗,光芒越是美麗,就像是產於黑暗、以黑暗為養分、吸收黑暗而發光一般。
螢火映照下,身旁男人的臉龐亦恍然妖冶,眼中有著如同螢火般搖動的光芒。
 
微微惚惚、遙遙遠遠
 
 
黑暗中,無意間伸出了手


暑溽之中,被虛空焦炙的那時
所呼喚的或許就是彼之名吧

 
己身不知不覺亦為螢呼
 
 
 
離明之極,故幽化為明
夜愈深,螢越明
迷途之子,意欲捉螢
然易燃易逝,乃為螢也









後記:
終於在白露前趕出一篇文了了了~~~~本來說要搞H文,結果還是先把正經清水文弄出來是怎樣lll
這篇其實是為了以後的計畫試寫的文...所以一開始是當劇本寫...相當簡陋而且不知所以然非常抱歉orz寫的途中也有因為太爛刪掉重寫的情況(汗)
「離明」的點子是來自七十二候的大暑初候「腐草為螢──離明之極,故幽類化為明類」
看到時就覺得好有詩意...

說到螢,這邊就引用一句詩句吧
音もせで思ひに燃ゆる蛍こそ鳴く虫よりも哀れなりけれ──源 重之
沒有半點聲響,卻熱情地燃燒著,所以螢,比那些發出叫聲的昆蟲更為悲傷

這篇應該也可以看到我之前寫的幾篇足永文的影子...(其實我這人就很單純,一樣的東西不停反覆(沒才)但也是有意想要做某種結合(狡辯)
嘛...總之能在足永的同人文上添上一筆真是太好了(雖然想說為何要我這種文筆爛的人來添啊...可是自耕農沒辦法)
夏天已過,接下來是秋天...而不管哪個季節都是足永的季節~足永萬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