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2017年元月已移至新站經營:松明
http://happy39406.blog.fc2.com/
目前此站為半廢置狀態

就是頹廢+無能啊~~
戰BA松永病無限延期中
  • 5194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松永病患者永不滅、松永病患者愛不退

◎松永軍

○松永久秀擊破敵兵500人
同伴武將:只有這個、肉燒焦的味道…還沒辦法習慣…

○呼喚松永久秀
同伴兵士:松永大人所想要的東西,也等同是我們所想要的東西… (*宴為「松永大人所期望的東西我們也一樣…」)
同伴兵士:下次想要什麼東西呢,松永大人

○對松永久秀
同伴武將:松永大人的那火炎,是於我們而言的道標 (*宴為「那火炎,是於我們而言的道標」)
同伴武將:無法讀出松永大人的內心之類的,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敵武將:探究欲望的那前方,究竟會剩下什麼呢…
敵武將:能和義輝大人對等談話的,就是松永大人這樣級位的人吧
敵武將:終究我們也不過是松永大人的一個碎片而已…
同伴兵士:人被火炎吸引…我們也被松永大人…
同伴兵士:誰都沒有否定那位大人的生存方式的權力
同伴兵士:面對將軍也沒有任何退卻,多麼剛膽啊
敵兵士:那位大人總是想要著什麼…
敵兵士:若有能拜受之物、願能領賜…那位大人的過去…
敵兵士:那位大人所求的…那是稀有但恐怖之事…

「終究我們也不過是松永大人的一個碎片而已」這句令人在意...可以各種解讀啊@皿@(指的是松永記憶中的一小碎片嗎(類似松永生命中微不足道的過客之類的)...或者是松永的一部分(or一部分記憶)幻化而成的?(補很大)總之能夠成為松永大人記憶中的一部分不是很榮幸的事嗎!!?(病))
而「若有能拜受之物、願能領賜…那位大人的過去…」和「那位大人所求的…那是稀有但恐怖之事…」感覺都在鋪艮啊!!交出來交出來官方給我交出松永大人的故事啊啊啊!!!


○松永久秀的體力減少
同伴武將:要是去幫忙,吾身只會被燒而已…
同伴兵士:未必,那位大人不會是就這樣在這裡朽亡的人

跟以前一樣,松永若是受傷,松永軍都不會又或者沒辦法過去幫忙

○移動中等非戰鬥時的汎用(對自軍的雜談、威嚇敵軍、鼓舞自軍、自言自語…等等)
同伴武將:松永大人的所向之方,不管何處都會參上
同伴武將:松永大人所瞄準的東西,我們也無法得知…
同伴武將:沒有欲望的話人就沒辦生存…這就是真理喲
同伴武將:不是欲望的種子,反是要去孕育虛無嗎…
同伴兵士:不想被奪取的話,就不要引起興致…
同伴兵士:被火燒死,想必很痛苦吧
同伴兵士:松永大人的蒐集品…就算只有一角也想看看
同伴兵士:松永大人比之前更不多說了… (*這句不是很確定,把原文附上:松永様は、前にもまして多く語られなくなった…)
同伴兵士:被忍者那樣的吸引傾倒…與其如此,不如把我…
(↑這句很可疑w把原文附上:忍如きに傾倒されるとは…どうせなら、この私を…)

最後一句是對風魔吃醋嗎www(「松永大人那麼喜歡那個忍者不如讓我死了吧」之類的)有夠糟www
而「比之前更不多說了」這句我翻譯不是很確定也不是很懂...是指松永整體表現比以前還要少言、還是因為有什麼因素使得松永對自軍家兵士比較少話、還是單純不跟你說話啊XD
「不是欲望的種子,反是要去孕育虛無」應該是指培育風魔的「空虛」這件事,這句話如果與上面那一句「沒有欲望的話人就沒辦生存…這就是真理喲」對照也頗能呼應,將風魔研磨至虛無,其實也就表示風魔將不會是人(失去人心。如在松永的創世路線結局,臺本會註解風魔成為了不問對手的殺人機器),在松永的劇情路線松永也會說沒有心的話不是人就只是「東西」而已......另外用了「孕育」這個詞讓我覺得松永大人相當雌性化ww


◎他軍

○對敵方的松永久秀
同伴武將:這個亂世的梟雄,下個又瞄準什麼了…!?
同伴兵士:嗯…這個味道是火藥?嘎啊!
同伴兵士:在笑著…隱約在笑著!絕對在打什麼主意!

○面對or恐懼敵方的松永久秀
敵武將:足利將軍家和松永、到底是有怎樣的因緣…? (一邊害怕著)
敵武將:比起禿鷲、比起鷹…只有梟最恐怖
敵武將:這、這個黑色的粉難道是…住、住手啊! (飄著火藥/注意到時已經太遲了)
敵武將:別、別過來…我還想要留下身骸、還想留下活過的證據啊…!
敵兵士:不、不會說連這亂世都是你唆使的吧…? (戰戰兢兢地試問)
敵兵士:連這種傢伙也飼養,帝王也真是高深難測…
敵兵士:就只有這個忠誠心…不會被你奪走的…! (剛強地應對)
敵兵士:在被燒盡之前…至少、砍上一刀…! (決意)

 

 

 

我也想知道足利將軍家和松永大人有怎樣的因緣啊hshs!!而松永大人就算不是唆使亂世展開之人(那是義輝大大自己的決意)也是促成亂世形成的人...被帝王飼養的梟什麼的...實在是萌死了orz

○長曾我部軍兵士對敵方的松永久秀
長曾我部軍兵士:我們的寶物啊…給你拿重了些…! (拼命地逞威)

○雜賀眾兵士對敵方的松永久秀
雜賀眾兵士:松永久秀…有可能是將頭領與我們切離的男人… (那是好事、又或者不是/擺出複雜的表情)
 
這句話可有各種意涵(端看所謂的「切離」指的是...?)同時這句台詞呼應松永於宴中對雜賀孫市的台詞:「贈予卿自我  卿應該要知道作為個體活著的幸福」(雜賀孫市稱呼自己都連帶雜賀眾用「我們」,這就是松永所指的缺乏自我)

○黑田軍兵士對敵方的松永久秀
黑田軍兵士:交出那個火藥!挖穴的時候可以用

○大友軍兵士對敵方的松永久秀
大友軍兵士:那個爆炸請一定要在我們的show中使用!
如果您願意出場的話請務必
 
○井伊軍兵士對敵方的松永久秀
井伊軍兵士:居然是火藥…!你真無情啊…!
嘛,不過直虎大人的話大概沒問題吧 (第二行,若無其事地)(*えげつない有無情、薄情,以及下流、露骨、討厭的意思)
 
◎傳令兵

○舞臺勃發的傳令
 
安土四天集結
傳令兵:發生一件大事!將軍到魔王所在的安土城訪問了!那周圍似乎被豐臣軍包圍的樣子!
傳令兵:帝、帝王和魔王和霸王在安土城!這下不得了了!
傳令兵:報告!足利公被包圍了!要前去救援嗎!?(松永、風魔專用)
傳令兵:將軍大人和信長公正在相互對峙!要跟哪一邊呢?探題大人!(最上軍專用)
傳令兵:大哥!家康先生…朝安土的大戰去了…! (長曾我部專用)

這邊特別把此舞臺傳令兵的不同台詞擺出來,是想呈現其實特別專用表現了該軍主將特別在意的對象XD所以松永大人對足利大大特別關注嘿嘿嘿(只想說這個)
 
國家安康之戰
傳令兵:松永大人,確認豐臣和德川軍衝突了…! (松永專用)
 
○預兆的傳令
川中島‧上杉布陣
傳令兵:於同盟國‧上杉軍,對戰的機運增高了! (松永專用)
 
○逃犯出現的傳令
傳令兵:戰場上,有小廝的影子…啊、不,報告了多餘的事 (松永專用)

這樣的台詞讓我頗為興奮,可以稍微看到松永軍對松永的應對情形...像這樣怕煩到松永大人欲言又止...啊啊好萌(為何啊)如果被松永大人瞪視的話我可能會又怕又尿又慚愧又興奮吧...(有病)
 
○舞臺派生的傳令 (*此段台本通篇無註解,為自行判斷、整理與松永相關者)
傳令兵:松永…看來往將軍的宮殿歸參了
正面挑戰的話,似乎太過危險了…
傳令兵:擊破松永的關鍵點,果然是正確的心…!
為了確認那靈魂,去拜訪武漢道場吧!
傳令兵:在將軍那,梟雄‧松永…真是嚴苛的戰鬥,真虧能回來!
活著的實感…想就這樣跳起舞的感覺呢♪
傳令兵:帝王的弱點,如果是那個男人或許掌握著什麼也說不定
但姑且也是足利一派…不會那麼簡單就洩露口風吧
傳令兵:這、這個令人不快的殺氣到底是…!?
難道是、魔王…?不、比那更之上…!?
傳令兵:這個隧道到達的前方,好像就是將軍的宮殿了…
十之八九,松永也在那裡…

殺氣句我並不確定是哪個舞台的(其他舞台看得出來是永祿之宮、武漢道場、研磨不足之美)...只是因為說到魔王之上我馬上就會想到松永大人XD所以知道的人歡迎指正~扣除這一句其他的5句有4句跟將軍都有關係...看這比例...可以知道4代松永大人的人妻感多重了吧!(台詞都列出來了我沒騙人)
 

回到宮中坐鎮的正室(照片都出來了有圖為證)
啊啊啊~~~~松永大人~~~~啊啊啊~~~~足永~~~~

是說這禮拜日日本的同人展會開賣足永的合同誌跟個人誌...我也好想要啊...請給我通販(血淚)
...啊啊...說著松永大人就會變成足永...關於松永大人(&足永)我還有很多東西想說~~啊啊啊~~坑填不完啊~~
不過我MAD手書進度已經大幅落後了lllorz...所以之後網誌更新會比較慢也會壓住發節日廚的衝動(但每天發病的情形推特都看得到)...不過在手書出以前希望自己可以完成皇的利休劇情路線翻譯~~也因為利休的劇情意涵特殊,那時會回復到有日文對照~~喔喔~加油!!(握拳)松永軍加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