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2017年元月已移至新站經營:松明
http://happy39406.blog.fc2.com/
目前此站為半廢置狀態

就是頹廢+無能啊~~
戰BA松永病無限延期中
  • 5194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縱然彈指,莫過一見;七世輪迴,只求相依

〈時之扉〉
 
那是某個時刻的事。
不知是什麼時候、怎麼發生的,男孩在早朝上突然發現一切都靜止了。拿著笏的大臣、正坐的眾臣、守衛的士兵...每個人都凍結了,一切成了靜悄悄的風景。
他呼喚著人們,沒有任何的回應。有如被隔絕般,自己處於另一個世界,與一切外在都沒有連結......仿若萬物丟下了自己、逕自處於一個未知的狀態。
他推開文官的書捲、拉著侍女的衣袖、拍打伴童的肩膀,但似乎沒有人感覺到,男孩站在他們眼前就像是虛無的存在...人們被凝結於某個時刻,一個自己不存在的時刻。
小男孩昇起一股恐懼,跑了起來。
 
「誰啊...誰可以聽到我的聲音?」
 
穿過層層的房間、越過重重的人....一切好似模糊的影子,影像變成沒有意義的存在,只有自己的腳步聲往不知何處的空虛遠方響著...
前方似乎沒有盡頭,也不知自己來自何處,方向失去根據,空間變得無所輕重。
一切都變得蒼白,像是成為白紙般。無限延伸等於無所延伸。
 
男孩奔跑著,汗珠刺痛了眼睛。
 
就要在這樣的情況下獨自永遠徘徊,就這樣一個人,沒有人知道自己,連自己是否存在都不知道,就此消失嗎?
 
忽而,男孩看到,那無盡的盡頭、那沒有時刻的刻度中,有一人佇立。
在那只能稱作遙遠的彼方,連距離感都無法捉摸。
在時空都不復存在,甚至連對自身都不確定的當下,男孩甚至懷疑自己是否能觸到那人。
奔跑的男孩發出心急的呼叫。
 
「久秀...久秀!」
 
遠方傳來聲音,仿若霧中傳來的聲音,誰在呼喚自己呢?
轉過身,男人看到男孩向這裡奔來。
 
看到對方有回應,男孩如找到浮木般欣喜。慌忙奔至男人面前,喘息間也一直緊盯著眼前的人,怕一移開目光,這個人也將會遠遁到某個自己無法觸及的時刻。
「久秀..!大家都不動了...」喘息的男孩連說話都有些困難。
「......原來如此,我也正覺得有些異樣呢...」男人冷靜觀察著。
「怎麼辦...晴經也...顯家也...」男孩的樣子仿若要哭泣般。
「殿下別慌...先王也曾經遇過這種情況...」
「父王也...?」或許因為知道有所憑依,也或許是因為男人從容的樣子,男孩頓時感到些許安心。但不解的異像依然使之心焦。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男孩無法等待般地問道:「我在作夢嗎?夢醒了一切就會恢復嗎?」男孩拋出自己的推測...夢如此真實、現實如此虛幻,以至於夢和現實已經分不清了...不管如何,痛苦在哪一邊都是真實的。
「非常有趣的比喻...可說是相當貼切。」男子輕輕笑著,「對您而言或許是夢,雖然在他人看來並不是如此。殿下為中心之軸,時間活在你的體內...當您的內心有所變動時,世界也會相應產生變化。當您的某種思緒、情感充滿腦袋、蔓延四肢...像是黑夜沒有死角...當那種感覺擴大到似乎剩下自己時、強大到像永恆時,那時時間就會停止...」
男孩回想著,是什麼時候他發現只有自己一人的呢?那時發生了什麼事?感覺是是憤怒嗎...是哀傷嗎...寂寞嗎...還是...到底是什麼情感呢?
「那為什麼久秀你沒有停止呢?」
「...那是因為我沒有時間...」
「沒有時間?」
「是的,時間不論是停止的還是流動的對我而言都一樣...」
男孩還沒辦法抓出停止與流動的時間概念,時間與空間的交錯像是光線折射般感到斷裂。
「這樣的話...久秀跟我是在一起的嗎?」
「.................是但也不是。」給予了曖昧模糊的答案,男人臉上有著男孩還沒辦法解讀出的表情。
「殿下您以後會慢慢學會怎麼控制時間的流動,您是會影響世間的人,若不謹慎,時空很容易錯亂與崩塌的。」
「可是要怎麼做呢?」
男人微微一笑:「菊童丸的話可以做到的。」
「可是我要怎麼做呢?世界已經變成這樣了,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人以外在來定義自我與世界,來定義價值與存在,但真實不能從外在尋找,要從自己本身來控制。」
男孩看看自己的手、看看四周,又看向男人,似乎感到疑惑而手足無措。
「那麼,請您閉上眼睛」那人用無溫度的手蓋在男孩的眼皮上。
「深深地吸一口氣...吐氣...再一次...感受您的呼吸與起伏...慢慢的...」
黑暗中,在聲音的引導與氣息的起伏下,男孩漸漸感到平靜。
 
您的呼吸就含有時間...
 
感受到了嗎?您的心跳...
 
 
黑暗中,昇與降,規律的震響間,時間被鋪排出來,生命的軌跡被延展開來...
 
 
呼吸的聲音、衣服摩擦的聲音、人們竊竊私語的聲音...
 
啊...時間回來了...
 
男孩睜開眼睛,早朝上,公卿正座,老臣持笏,似正等待殿上的意見。廊道外頭的光芒微微透進室內。一切又回來了,唯有文官桌上、有一捲被推亂的書軸掉在地上,引起書寫官的驚奇與一旁官員的側目。雖然公堂上保持著莊嚴無聲,但從完全靜止中回來的男孩,可以靈敏地察覺任何震響,任何的一舉一動...熟悉與陌生的感覺交雜在男孩心中..
看到四周的世界恢復原狀男孩有一種激動的欣喜,但同時他又有一種奇怪的傷感...
他無法向人訴說、無法向流動的時間的人訴說...他似乎瞭解了一種本質...也似乎發現了時間翻撥下事物的缺憾...
 
靜止令人恐懼,流動又令人哀傷...
 
吾人所能憑依者為何?
 
 
這件事過後,男孩又反覆經歷了數次這樣的時刻...在慌亂與平靜間徘徊,在他者與自我間繞行,最後回到自己的呼吸間尋找時間...
在徬徨與學習中,男孩開始懂得時間與空間的關係,懂得架構自我與世界。
不知不覺,男孩成為大人。
而在名為白駒的幻象間有多少滄海桑田...
 
 
過了這麼久...不知多久了呢...?又或者只是一瞬呢?
 
予於時空中佇立。
 
在那之後,有時候憤怒或悲傷時,心情激動時、又甚至在某些心情平靜的時刻,世界會停止,那個時候會剩下予一個人...在空無中沉思...予也漸漸習以為常,漸漸能把握訣竅...學會控制後,甚至可以隨心所欲的將時間停止,也能在不同空間中穿梭,因為基本原理是一樣的。
 
予知道宇宙星辰,予看到當中無數盤旋的靈魂,名為生命的事物,以名為己身的陀螺旋轉著,在軌道上運行,然後精疲力盡,倒落...日復一日...毫無止盡...
予知道時空可以扭曲、可以重疊,但已發生的事不會改變、也不會消失,它依然存在,只是成為夢罷了。
有時予會想起第一次時間停止的記憶...那時的恐懼與回到時間的悲哀...還有一種...無可訴說的感覺...
 
予對於靜止不再恐懼,有時甚至將之作為休憩的場所。但隨著成長,予也意識到自己的責任...予要能控制自身,不能任意地將時間停止。而且若是耽溺於此空隙的模糊地帶,自己也會喪失時間與空間的概念,如那位老友所說的,世界將會因此崩毀...
同時,明瞭長久與一瞬的關係、熟知空間交錯的原理,當一切變得自然時,這樣的規律對予而言也漸漸成為白紙般...
當能清楚區分「夢」與「現實」時,存在竟變得如此無趣...
 
那位老友則微笑說那是予過於聰穎的緣故...
 
予的時間流逝
但是他還是沒有變...
如此長久...
 
他有時像是依附時間之中,但又隨時離開...在他身上找不到世間的規律,他自身就形成自己的存在...他在時空中漂泊而行,予也無法摸透...
 
不屬於任何空間與時間的他,在他眼中的予又是什麼樣子呢?
 
至少熟知時間如予者知道...
時間的夾縫是如此漫長、空無、如此悲哀...
 
 
如果.....
 
 
 
那天跟他說予的構想時,他笑了。
那時,予隱約在他眼中看到了什麼,啊啊...就是這個...他的「時間」
那還在沉睡的碎片。
 
 
予知道那天會到來,幾乎可以預見得到...在予的時間之軸的終點。
千年萬年又或者彈指之間,其實都是一樣的...但那時一瞬間的情感一定會有什麼改變吧...
 
在那時或許誰的夢境將會結束吧...
 
 
 
千年萬年或彈指之間,等待那永恆之刻
 


 
-------------------------------------------------------------------------------------------------------
 
關於時間暫停的故事是月初跟跨年的朋友聊到義輝的戰BA技能時想到的,其實當下想到的是相當色的東西XD(就是利用時間暫停時做一些很糟的事),不過再想就覺得這是一個可以發揮的主題。結果在月末生出來了...雖然我覺得是生得很偷懶的一篇orz還是吃了苦頭...
 
也是篇帶入個人妄想與設定很多的文...
不過妄想也還是有一定程度的憑依啦XD
 
義輝的「震」屬性或有含有開天闢地的意思,義輝的武器要是帶有震屬性的話就會有類似像震波之類的東西,而義輝的存在也像是漣漪,是造成一切反應的震動中心點...
而義輝的技能除了召喚四神,也能停止時間,而像「無間之扉」這樣的招式,可以藉由開啟宇宙空間瞬移到敵方死角進行攻擊...這樣的諭示還不明顯嗎XD(都可以跟松永開宇宙生寶寶了)(←幹嘛一直強調)除了能夠掌控時間與空間,像「生命之炎」這招也隱含能掌控生命的意思...(越說我越想操縱義輝大大玩一下了)
其他大概也就是運用官方自己也有說到的義輝「像下棋般可以讀出各樣的事(未來) 」,以及義輝跟松永台詞中意味不明的「很久」...而在遊戲中義輝和松永也都在等著那個「將至之刻」...
 
而「時間」與松永是一個時常相連的元素,是不知道製作組在想啥啦XD這個情形應該是從二代英雄外傳中松永破壞東大寺時有一句台詞:「這就是時間的破壞」延伸而來的(松永之後的台詞跟形像很多都是由二代的一些元素漸漸演變而來),宴的「我的時間了」、「在別的時間到來前只能沉睡了」4代「請別再破壞我的時間了」等都會跟時間扯上關係...而手遊中「這裡是狹縫,不是卿該來的地方喲」的台詞也是頗有意思...
嘛~先不管官方模糊的設定如何,我這篇文暫先將松永設定成「沒有時間」的人,因為松永就是給我這種感覺...一直覺得松永似乎已經度過很久的時間了...這人根本各種超乎常理啊w
至於空間嗎...松永都可以對玩家說話了(宴的松永線結局動畫、4代松永故事開頭動畫)...這不就超空間(也超時間)了嗎www

另外松永在文中對幼小義輝我亂用了「您」的稱呼,因為松永的「卿」一般是給大人用的,但對義輝的身分就算是小孩子用「你」還是有點怪怪的...所以想了一下還是用「您」了XD也想說義輝還小時可能還不會用「予」啊「其之方」之類的字吧~所以就擅自改得口語一點了~
文中也有部分因顧慮到官方沒有釋出的設定跟劇情而保持的模糊...在皇的利休故事線裡,結局利休還沒完全反映出義輝的情感就崩潰了,關於義輝的最深處有著什麼...我自已是有個推想...不過還是先保留、靜待其變吧w松永大人您哪時候才要揭開這個謎底與自身的謎題呢~我也在等待啊w

最後莫名亂連個風格完全沒相關的曲子,嘿嘿你懂的(鬼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