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2017年元月已移至新站經營:松明
http://happy39406.blog.fc2.com/
目前此站為半廢置狀態

就是頹廢+無能啊~~
戰BA松永病無限延期中
  • 5194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驀然回首,獨孤一人

 
〈心景〉
 
天色漸暗,遠方有轟然之聲,身著朱黑之帝王似有所感,掀起木廉,走過俯首低頭之眾臣,佇於廊道望外。
「久秀,去賞墨吧!」
旁人難解其言,眾人間未俯首之一人即已會意。微略行禮,即起離去。
不見帝王題點墨文書畫,眾人疑惑間,只聞帝言:「退朝。命人更衣。」
 
墨色如染、銀雲席捲。
兩騎行於平野,天無垠而廣,勢壓地平,氣流絮亂、陰雲變幻,轟轟然狂亂之力隱醞其中,有崩然之勢。
足利松永君臣下馬,觀此無邊絕代之畫。
雲動無常,行如運筆淡墨流水,又堆疊成巒,山川之事,莫非雲曉,深黑暈染,如白石暗松,又如浪濤烏岩,銀暈竟如朝暮隱雲之未現,黑白間深淺厚薄層層然,或透深藍巧醞淡紫而不枯。
一瞬光絲浮滲,照耀雲岳,山隴之巍峨,奧谷之崎嶇,瞬間顯現、瞬間即逝。
「喔!龍來伴畫了!」
龍身閃逝顯黑暗渾沌之壯麗,如光棘破壑谷之幽,金絲如裂,閃爍飛騰。
繼之雷聲響徹,天之鳴動,地之轟然,心亦震響,隆隆騷動。
電光瞬時,於帝王朱色眼瞳中舞爍,如石火之花即逝而繼起,而力鈞萬千,光耀懾人,鏗鏗然有將至之勢。
忽而,帝一長嘯,雷聲同起,胸與天地共鳴,大氣震動,積蓄之力、沉隱之情,由聲而放,劈天破地。
光明閃逝、轟然不絕。帝之目炯然望天之亂,其心所求所望,常人難明,唯能佇立,投注遠方。
松永察帝王心之重。聲漫漫至遠,盪然無回,空寂獨孤……萬里之遙、千年之久,一人獨立,其心何深?其情何解?然此景不宜介擾,唯應靜賞心領,臣默然遙望。
天穹巨繪,染墨幻變,猶如群龍亂舞、鳳羽翔天,又如無邊之洶湧波濤,無數船隻顛覆其中、殘骸捲於漩渦化為雲煙,煙霧漫漫、旌旗沙塵撩撥天際、奔流駿馬、鬃髓風行,又成山嵐遠景,碎雲片片,山川流逝……無垠無常,變化多端,排山倒海,人將淹滅......闊天壯美之勢,顯人之渺,使人敬、使人懼、使人哀也…
觀景有感,恍然浮思,回神,卻見帝王正微笑睇凝。
「怎麼了?」
「時而覺得其之方雖近如眼前卻還仍是獨孤一個人呢。」
「……公方不也如此?」風蕭蕭兮天動鳴。
「什麼?」
「……沒什麼……」松永又將目光移轉至畫上。
「真乃壯闊之色,巫山滄海,非凡筆所能及也…」
「哈哈哈!名畫難求,機遇其時,怎能在殿內枯坐著。」帝王爽朗而童稚般地笑著,「幸此景風采有賞畫者鑑之。」
「珍寶本值千里探尋,應時無二之期更謂之興…公方此行之遊,可有舒心?」
「不愧予賢睿之朋,」於己心之所察,報以一笑,似慰夾嘆,惋然望遠:「當予煩亂,雲濤仿若應予召喚,不禁欲拋無謂無趣之事,盡情奔馳……」
義輝向著眼前的景色張開雙臂:「看啊!廣闊的天地、瞬息萬千,萬物包容而巍然自適,一切煩悶都微不足道,觀之則豁然開朗,苦惱忘卻,宛若自在。」然觀景之雀躍興奮之情卻又漸轉為微哀之貌。
「然時而,立此無盡天地,胸口或覺重沉,如有深淵,心自沉降,又如有受刨刮之感……若見及永恆,更是如此。」
 
*
 
火焰與殘骸中,年輕的將軍獨自佇立,其面凜然、漠然…冷靜臉龐下的…或許是落寞…
「久秀…大家都不在了啊…」
 
*
 
「陛下會有這種感覺,正是卿身為完全者的証明…..所見非常人之事,所為非常人能為,超世而立,越時而存,至高遠望,天地相伴,此天賦之身、位、情,正乃完人。完人者,必賦此命。」
「為何呢…為何身流此血?有時或想著這血不如流盡吧……」
「……………………….」
「若能棄此情,予願為不足...」
「卿之足實已含不足矣,待公方理解之時,則能理解己命為何。」松永似有所指:「不足將引領公方殿下達身本之完妙,使公之完全顯現也。」
「不足乃映射之鏡乎...」朱色眼瞳中光芒隱約躍現,似有所感應。
「其之方呢?孑然獨善,唯循所求,獨孤一人,將至何處?」
「萬物無一相同,人人之為有道,道必孤也,人皆獨孤,唯不察爾。正因不足,各有所音,音之相異,而能合響....吾唯循音爾。」
「音依時存,時則為流,天地之間何能所留,其終為何?莫非空無?」
「最終的最終,或許唯美能存留吧...…」
「是這樣嗎?」義輝若有所思的樣子。「這樣就足夠了嗎…?」
「………………….是的。」良久才給予答覆,「不足之足,足之不足,完全之妙也…」
似乎在咀嚼這句話…義輝微垂雙眼。
「這是一條艱困之道呢…」
「就讓公方的完全來映照吧。」
「就由其之方的不足來見證吧。」
混沌天幕下,兩人對視。
 
 
雨滴落下,而成傾盆,萬物被刷上一層白幕,視野漸漸模糊。
循著來時方向前往已稍遠馬匹停駐處,足利牽起松永的手。
 
「久秀…汝的手好冰啊...」
 
什麼時候呢…此似曾相似的感覺…
 
*
 
「你的手好冰啊!」
「你的手很溫暖呢。」
「既然這樣,就一直握著好了。」
「……」那個人露出了微笑:「但那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呢?」
「……因為…………......」
 
*
 
冰冷的雨流過面頰,唯有手緊緊握著。
 
 
 
「來人,點燃篝火!」
「陛下!怎麼弄成這樣!」
「都說外頭天氣…」
「好了,與其在那邊囉嗦,還不趕快動作,朋友正冷著呢!」
一陣慌亂、腳步聲、器具般運聲…當松永換上素服由人帶領到房間時,房間早已升起爐火。
火如地熱般在黑色的炭火中孕育紅光,將已在房中的義輝臉上染上光暈。
「不過一場雨,此陣仗不會太過?」松永不禁笑道。
「久秀,過來。」義輝說道。
雖然是命令句,松永卻也沒露出任何不快之色,倒如隨己意願般行動。
帝王將近臣擁入懷中,就如此靜靜坐著,如同小孩依存於父母般……
白色的素服交疊,染上昏黃的光暈,漸乾的三千之絲輕柔垂落。暗雲覆蓋天色,白晝夜墨,時刻難明,落雨淅瀝,沖刷世間,如簾幕將一切隔蔽。傾瀉之聲,落於庭院池塘、石燈、枝葉與簷廊,水花綻樣,紛然碎裂,珠玉殘響,圓舞迴盪。
炭火嗶剝,兩人靜望爐中炭火,無邊天地,唯剩此方寸之處。
摟著前方之人,義輝若有所思,良久而言:
「予還是想抓住什麼…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
「那麼,公方殿下只需行矣…卿所選擇的道路即是真理。」
靠著後方之人,松永閉上眼睛。
「久秀…」
「唔…」
帝王抬起對方的臉,吻之,溫潤熱息於口中傳遞,兩身相依,感受對方之身沉。偌大手掌觸碰略冷之膚,和著身軀,感受每個落下與升起,隨著皮膚呼吸的起伏,如欲記憶每個部分般。漸之,舌頭從溫柔的纏繞變為索求般探進,身體傾倒,一陣酥麻,深烈長久之吻使人喘不過氣來。
義輝不知為何,覺得腹中飢渴灼熱,想要著什麼…想要得到什麼......沉潛的心思,化為焦躁的能量、蓄積、翻攪、蠢動......
撫摸下,身軀漸趨敏感,不時微微震顫,愈感灼熱。雖平時冷漠之梟並不熱切於此,然每在帝王的引導下,總猶如被拉入深淵,既已落入,則無可逃出,只能任由意識下沉至黑暗谷底。
帝王往胎內探進,松永露顯苦悶之情,但二者交媾亦並非首次,無須片刻即探至熟悉之處。火熱的異物深入胎內,使底下之人反射性地抓著著入侵者之臂膀。下體異熱充斥、蔓延全身,內壁摩娑,呼吸始漸絮亂,身軀扭動。自尊心故,松永強忍喘息,卻仍無法抑制輕吟。
「久秀,這樣根本是在誘惑予喔。」雖身下之人濕潤的雙眼似欲表達異議,但已失去平時那份尖銳冷刻。挺頂至底時,承受者無可自拔地後仰,如電流通流般身軀挺起。
「久秀…...」內壁緊夾、甚仍抽蓄之下,義輝開始移動。
「咕…唔...」白液滲出,甚以無法強忍,理性漸漸鬆弛,松永發出與平時低沉的嗓音不同、難以想像的嬌豔之聲,汗水散髮間狂亂姿煽情。義輝感受到每份抽動、每份顫抖,生命在自己腹下連結、感應、反抗、渴求。
啊啊…還不夠…還不夠啊…還想要…予還想要看得更多…予還想要得的更多...
在撫弄與強勢的推進下,白濁的液體染上胸腹,解放者身體顫抖著,然仍在緊緻狀態中的身體,卻繼續被猛烈抽插。強烈的刺激下,身體想要掙扎,卻被強壯的雙被箝制住,只能發出了近似哀鳴的叫喊。
「公方…等……啊…唔嗯…啊…」
衝刺並無減緩,反而以更快的節奏與力道加壓,強烈到近乎痛苦的刺激使松永流出了物理性的淚,不自覺抓撩著覆於其上之人,義輝緊扣住對方的手指,舔拭眼角的淚。痙攣之間雙臂緊抱,手指深深嵌入皮膚......血痕遍布......仿若渴求這般刻蝕之深,想被掠傷,想感受被需求的疼痛,想被緊緊環抱、難分難捨,想要那份深陷之依存......
 
*
 
 「如果能一直握著就好了。」
那個人微笑著,溫柔而哀傷......
 
*
 
緩緩張開眼睛,松永從淺眠中醒來,眼前是熟睡之帝王,或許是用盡力氣,陷入了安穩的沉睡......沒有苦悶、沒有失落、沒有孤寂,只是靜靜的回到本初。
爐內之火剩餘白灰中的微醞,松永起身拉開紙門,雨後的空氣清新而寒冷,仿若要凍結冰晶。院色深藍,暮之未明,萬籟俱寂,此景只存於醒者。
景色自在,唯現獨孤。
佇立許久,自院景凝結而來的冰寒漸染指間,敞著門,松永回到屋內,坐於睡著的義輝身旁,前時所躺之處隱約留著自身之溫......望著院景,雨已停歇,唯剩清冷,靜寂、永久之美…
輕撫朱色髮絲,俊美的臉龐,睡吧,菊童丸,安穩眠歇吧……


-----------------------------------------------------------------------------------------------------

 
推薦曲:
 

 


一邊打瞌睡的完全不正經後記:
很想要快點生出來,卻只能緊盯著螢幕呆坐的文...深深感受到自己的無力與貧乏...
明明不會寫景(就像我畫畫完全不會畫背景一樣),卻偏要寫景...一邊為著這對到底在供瞎毀而煩惱...
其實這篇文本來是想採三段式的文──清水→入情→H這樣的方法,結果最後變得亂七八糟(汗),中途還想刪掉H的部分...不過至此總算讓這一對成為我的第一對有一篇以上的R-15文配對了~恭喜恭喜~(喂)
H文好難寫啊...果然不是這塊料,稍稍去參考一下情色文,還看到用文言寫的H文覺得實在太厲害XD(而且還寫超多)其實初稿寫得比較露骨,經過修正後才變成這個樣子...
說一堆H的什麼的,好像我是為了寫H才弄一篇文似的...事實上,雖然當初構想時H場景確實是故事中的一部分,但當下要寫時並不是那麼有興致...寫起來卻又莫名佔了一大部分...到底是想怎樣(抱頭)
總之傷到不小心看到的人的眼真的很抱歉...orz
這篇比起以往幾篇我自己覺得算是採用原作設定比較多一點的文...但當中又參雜極為妄想的場景...
關於「握手」的畫面,其實故意保持了模糊性,在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是誰跟誰都不清楚......一切就交給大家想像吧(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